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八只大象·骆驼的绿洲  

2009-12-08 10:22:10|  分类: 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去台湾的签证终于办成,邀请方中央大学准备繁琐材料(总共九页以上)颇费周折。审查周密(当然对大陆公民尤甚,美国加拿大等国公民入境无需签证)程度和口气似乎还停留在1960年代。如林老师所言,完全是庸人自扰。

    感谢林文淇老师相邀,下周三去中央大学开研讨会两天,一个短论文讲侯孝贤电影《戏梦人生》中的多层次声音。之后在台北及附近停留十天,可去故宫,各种书店,电影院,永康路,牯岭街,电影资料馆,九份,金瓜石……王同学推荐去鹿港。薰慧在“中华大学”教书的兄长邀请去新竹——魏德圣拍新片《赛德克巴莱》关于原住民抗日,每日在那里指挥打水仗。

    可惜敬梅此次无法回去探访兼当导游。八年前自电影学院回台湾的小三已很久不见,说导演梦还没有灭。有机会自当见几位导演,比如郑文堂。

    对于台湾的印象,大都来自二十年前的小说和电影,所以想象中的别人记忆中的台湾,是永无法复原的幻象,无需凭吊,也就坦然接受。对城市面容沧桑的唏嘘和失落,都写在朱天心小说《古都》里。

    感谢郭女生和在台湾的小友凯文相助,订了两间青年旅馆,一家叫“八只大象”,另一家叫“骆驼的绿洲”。

2.

八只大象·骆驼的绿洲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昨晚被姚晨同学拉去听歌剧,Franz Lehár的 The Merry Widow(风流寡妇)。

理由是:你看你都一学期没去了。言下之意:附庸风雅都不积极,要蔑视你啦。

我苦着脸:忙啊,论文写不完啊……

姚:你有不忙的时候吗?论文写完的时候吗?

    咬咬牙,抛下我写了70%的论文——王家卫电影《阿飞正传》和《2046》中的电影音乐,声音记忆与通感——毅然踏上深藏角落的高跟鞋,与姚晨和Beppi登上去downtown的55路公共汽车。

    只能算轻快的operette(小歌剧),无非所谓上流社会里舞会,男欢女爱加斗法,左派看来,很decadent——尤其艺术水准并无突破状况下。1905年首演,原为德语,此次以英文唱,听起来倒别扭,看来更习惯一种陌生或半陌生语言的吟唱,注意力集中于音韵本身,且因莫名神秘感而更美感起来——这也是很多电影用外国歌曲或外语台词而拒绝给出字幕翻译的原因吧。引用一些法国19-20世纪的cabaret式音乐和狂欢,康康舞也当仁不让,还有对东欧民间舞蹈(如保加利亚)的引用和戏讽,更有一排七男戏仿女子忸怩作态唱念做打,台下观众居然击掌相和,看歌剧也颇有一些了,气氛如此轻佻热烈倒是头一次见,恍然以为在看夜总会歌舞表演。不过此歌剧本意即“entertainment”——又有多少不是呢,无可厚非。

八只大象·骆驼的绿洲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第一场有些平庸,二、三精彩些,视觉设计用心良苦,每场用不同色调。依然对上世纪阿多诺的批评心有戚戚——他屡次批评歌剧用来听而不是将精力放在花哨的视觉奇观吸引眼球。而如今的production,都在想方设法屡出奇招招揽顾客。人们的感官趣味,也实在是越来越浓油酱赤加麻辣了,好莱坞又添油加醋。

    常常腻了,很想念白粥和清汤挂面,就听听巴赫的平均律。

    Beppi对歌剧颇有研究,说芝加哥的观众不够critical。眼光这东西真的很难说,姚晨同学说玛利亚·卡拉斯在美国首演便是在此(芝加哥的lyric opera),反响平平,去欧洲磨练一阵,又去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结果一鸣惊人。

八只大象·骆驼的绿洲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幕间休息两次,每次25分钟,给观众中花枝招展的绅士淑女把酒言欢孔雀开屏的机会。Beppi出去转了一圈,回头对我说:我好像看到舞台上所谓名流聚会的现场版。可不是,一样的pretentiousness,似乎作为某种阶层、品味象征本身的场合比音乐本身更重要。而我一边在很cynical地冷眼旁观时,总有抗拒这种虚伪规则的愿望,比如,为何一定要衣冠楚楚来听歌剧,要穿牛仔裤拖鞋……终归怯懦,只穿牛仔裤来过一次。今晚姚晨同学身着大红运动裤,大快人心。

    后记:放纵的结果,是没完成写作计划,回来写论文到凌晨六点。

3.

    钱存训先生百岁生日。东亚系主任给大家发信,说想祝寿的可写邮件,老先生定期查收。便突发奇想写了去问候,不料收到他回复,附近照一张,淡泊有古韵。一张没有被名利熏得浊气笼罩的脸,总是令人百看不厌。老先生百岁依然笔耕不辍,每日工作八小时,如今主要工作是将自己的回忆录(应该是《留美杂忆》?)译成英文。在爱荷华结识的聂华苓老师亦如是,年过八旬,精神抖擞,每日在书房写作。

    勤于思考并传达自己的想法,可保持活力,而非早早在那里混日子养老,脑子被废弃不用的结果是易得老年痴呆症。若我能活到退休后年龄,一大堆计划待完成,无所顾忌读自己喜欢的书,为边远区域孩子办学校,写文章,作义工,学各种乐器,画画养猫养狗……恐怕比现在还忙……

    而钱老和聂老师,是我的role model吧。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