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特吕弗的童年(二)  

2006-04-20 04:21: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4/18/2006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border=0<
1942年秋,弗朗索瓦十岁半,开始与父母住在一起。1944年,全家移居33 rue de Navarin,二楼左首,局促的公寓。弗朗索瓦住了将近5年。同在狭窄屋檐下并不容易。餐室,父母的卧室,小通道连到厨房——厨房兼浴室。卫生间在楼梯底部,半层楼下。父亲在通道给弗朗索瓦搭了张折叠小床,白天收起,晚上放下。这个因后来出现在《四百下》(The 400 Blows)中而知名的布局,无疑增强他“多余”和侵扰父母隐私的感觉。

弗朗索瓦在家中喜欢安静独处,避免与父母冲突,将自己的观点和经历掩藏起来。不向父母要钱,但规律地从家里偷些。他也常常撒谎。这些都逃不过父母眼睛,他们常向亲戚朋友抱怨:“弗朗索瓦日渐变成贼和撒谎精了”。误解加深,彼此更加疏远。

他在学校,日益成为老师头疼的人物。学校于他,失去教育功能,而是编谎和造假的演练场。他常常逃课去读巴尔扎克或大仲马,去体验“真实生活”,藐视权威。1944年秋,某次被问为何缺席时,他的广为人知的回答,15年后出现在《四百下》的Antoine(安托万)口中:先生,我妈妈……死了……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border=0<
学校的价值还在于找到朋友。友谊成为避难所,帮他忘记家庭的冷漠和教师的压迫。1943年学年开始,在位于rue Milton的学校,下课铃响起。弗朗索瓦走下楼梯,一个男孩对他说:“你肯定从你父母那偷钱”。弗朗索瓦看了看他,没说话。一小时后,法语课中途,那男孩被学监押进教室。老师看起来认识他,跟他说:“坐在特吕弗旁边,你们俩真是一对。”这孩子是Robert Lachenay,成了弗朗索瓦的知己。

与弗朗索瓦相比,Robert年长一点,总是班上最差的学生,但更自信和成熟,政治和历史知识丰富。他逃学技术娴熟,擅长假造请假条和成绩单上的家长签名,撒谎镇定自若。他的坦率吸引了弗朗索瓦——后者已习惯把一切藏在肚子里。两人都是不受家庭重视的孩子,相依为命,驱除彼此的孤独,联手对抗来自家庭和学校的压力。他们躲在Robert的房间,聊天,读书,偶尔抽烟喝酒。

二人中的一个转学,另一个肯定会跟去。弗朗索瓦和Robert年年在一起,很少与其他同龄孩子玩,除了Calude Thibaudat。他们三个想办法赚些小钱,甚至演戏。Claude背诵拉辛作品,弗朗索瓦表演波德莱尔的“Albatross”,Robert讲故事。他们从观看的父母、同学和街坊邻居那里,象征性地收点入场费。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border=0<
阅读一直为弗朗索瓦提供梦想另一种生活的机会。外婆引领他了解阅读的愉悦,父母的口味也对他影响良多。他们在家讨论戏剧、电影和书。他在准备拍《最后一班地铁》(The Last Metro)时意识到涉及的很多内容,如书,戏剧,都曾是父母和他们的朋友讨论的话题,弗朗索瓦因这些潜移默化感到幸运。

阅读也是忘记一位“只有我不发一点声音她才能容忍我”的妈妈的最好办法——特吕弗后来将这总结用在《The Man Who Loved Woman》中。少年时,弗朗索瓦常常数小时坐在小凳子上,全神贯注读书,小心翼翼翻页,不敢发出讨人嫌恶的声音。Robert是分享他对文学的热爱的第一位朋友。弗朗索瓦费了无数口舌说服Robert巴尔扎克是比Paul de Kock更优秀的作家。他读书讲究方法,观点鲜明。

弗朗索瓦成了书店的常客。常常用赚来的或从家里偷来的钱,倾囊买书。为书店和文具店打零工,他买全了Fayard经典(有木刻插图的系列小书)全套书385本,3500法郎。特吕弗一生都是爱书人,只是后来愈发专注于自己的偏好。剧作家Jean Gruault说,他精通巴尔扎克,普鲁斯特,考克多,Louis Hemon,Roche,Audiberti,Leautaud,喜欢Thomas Raucat,Jouhandeau,Celine,Calet,Albert Cohen……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border=0<
弗朗索瓦的主要逃避方式,还是银幕和黑暗的影院。他的信条:Life was the screen表达了他少年时代的激情。他是早熟的,鬼鬼祟祟的,激动的电影狂热者,常去一家离父母的公寓步行5分钟的电影院。他的第一次观影经验是在1940年秋,他八岁半,看Abel Gance的Paradis perdu(Four Flights to Love)……丝裙簌簌,促成生与死的爱,神秘出身,宗教,情节剧——是年少特吕弗所看影片中屡屡重现的主题。

自12岁起,特吕弗每周看两三部电影,集中在法国电影,因为美国电影被禁,法国人反感德国电影。法国的电影工业尽管受德军入侵影响,却避免了与美国电影竞争,培养起自己的观众。让·雷诺阿和雷内·克莱尔去了好莱坞,更多导演留下来,马赛尔·卡内,Jean Gremillon,阿倍尔·冈斯,Henri Decoin,Christian-Jacques。新导演出现,如亨利·乔治·克鲁佐,Claude Autant-Lara,雅克·贝克,罗伯特·布莱松……那时特吕弗还没有选择电影的标准,他什么都看,德国占领巴黎时期出产的200多部法国电影他看了多半。他喜欢克鲁佐的“The Raven”(Le Corbeau)和布莱松的“The Angels of Sin”。他的日记显示,他看了“The Raven”13次,马赛尔·卡内的《天堂的孩子》9次。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border=0<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