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天堂的孩子们  

2006-05-17 06:31: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日,巴黎著名哑剧演员Deburau与情妇在街上挽手而行,一醉汉喋喋不休以最恶毒脏话侮辱这位情妇。Deburau愤怒,以杖打他,不料竟致醉汉死亡。审判时,全巴黎人都去看,因为哑剧演员终于开口说话,他们想听听他的声音。

这个故事,激发了一部经典电影的诞生,就是:《天堂的孩子们》(Les Enfants du Paradis/Children of Paradise,1945),导演马赛尔·卡尔内(Marcel Carne,1909-1996),编剧雅克·普莱维尔(Jacques Prevert)。很遗憾我只看过这位法国战前重要导演1938年的《雾码头》(Port of Shadows),同样诗意现实主义风格。1995年,《天堂的孩子们》由法国600名影评人和电影从业人员投票选为“本世纪最好的法国电影”。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border=0<
190分钟的影片,如两幕戏剧,第一幕,“犯罪大道”(The Boulevard of Crime);第二幕,“白衣人”(The Man in White)。如此设计,部分因投资问题,部分因此片在纳粹占领法国时期拍摄,纳粹禁映超过90分钟的影片,故卡内拍成两部,自信战后可以一同上映。影片在1945年巴黎解放后上映,持续54周,获巨大商业成功。上映前卡尔内建议制片人们出售票价80法郎(普通电影的两倍),如两周后观众减少,再改主意,但观众踊跃,故电影得以保持原貌。对于法国战时电影票房尚佳的原因,卡尔内的解释是:“那时法国人无其他娱乐,没有电视、饭馆,余下的仅有表演艺术。人们去看舞蹈,听古典音乐,看戏剧演出……”。

剧院顶层的座位,坐的是穷人中的穷人,英国剧院称“the gods”,法国剧院称“paradise”(天堂)。关于影片命名,卡尔内如是说:“‘天堂’(paradise)是以往人们对剧院最上层低廉座位的称呼,如今被人们称作‘鸡舍’(henhouse)。‘孩子’可以是在天堂的亡人,或扮演这些人的演员。演员也可被看作是在‘天堂’的观众的孩子”。影片关于演员,也关于观众(影片里剧场内的看客,或影片外影院里的观者)。幕布起落间,上演舞台剧奇观,沉默含蓄的哑剧与激情狂躁的莎士比亚戏剧对照。每人都在表演,舞台上下,生活内外,如Baptiste夜间遭遇的盲乞丐。真实生活与舞台剧的界限模糊。全片有37分钟哑剧场景,Jean-Louis Barrault(1910-1994)的表演出神入化。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border=0<
影片故事设置于1828年的巴黎,有19世纪小说情节与氛围,狄更斯的《双城记》和巴尔扎克小说,及萨斯金德模仿那一时期写法的《香水》。五光十色、藏污纳垢的底层社会,演员、罪犯、骗子、小偷、妓女为主角,堕落的贵族偶然混迹于此(Garance委身的Edouard de Montray伯爵)。有背叛,嫉妒,谋杀,决斗,好勇斗狠,阶级敌意,肉体欲望……一切旋涡的中心,还是恒久的迷失的无法占有的爱情,在狂欢节的人流中,Baptiste的“永失我爱”愈发痛切。

邪恶混乱的世俗生活中,爱给了Baptiste和Garance希望和寄托。Baptiste是声名在外的哑剧小丑,无辜,轻灵,脆弱,多愁善感。片中有台词曰:“actors are no people, they are everyman and they are no man”。演员扮演一切,取悦观众,有时被剥夺了自己生活的权利。Garance在片中与四个男性角色纠缠不清,优雅,聪慧,是男性心中理想女性。内心矛盾,向往自由而惧怕孤独,不属于任何人,也不拥有任何人。她拥有记忆和进退维谷的爱,她说:“(loving you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border=0< saved me from growing old, dull and used up。”扮演Garance的Arletty其时45岁,仍光彩照人。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border=0<
《天堂的孩子们》于德军占领法国时期在尼斯和巴黎的摄影棚拍摄,历时3年3个月,耗资巨大。影片的美术设计Alexander Trauner与作曲Joseph Kosma都是犹太人,前者藏在林中木屋,后者在戛纳郊区林中小旅馆,秘密工作。卡尔内被迫雇佣纳粹合作者为群众演员——他们不知正在与抵抗力量并肩工作。卡尔内回忆说,“早晨,德国人带一群人来,让我们用他们作群众演员。我们就得想办法拒绝,因为我们不喜欢他们——他们是通敌分子。我们要想出各种借口打发走他们,比如他们的体型不像19世纪的法国人之类。我得说:‘我一点不反感这位先生,但我不能用他’。一直这样蒙混过关……真正恐怖的是我们一直被密切监视,因为抵抗力量。一天,我问一个制作指导哪去了,他们告诉我一小时回来。两小时过去了,我再问,才知他从后门逃跑了,因为两盖世太保在我们二楼的摄影棚等他。我还有个副导演(他从没告诉我)是抵抗力量领导人之一。当时剧组里有很多游击队员”。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border=0<
影片背后很多故事颇耐人寻味,其一,Pierre Renoir(让&#8226;雷诺阿的兄弟)接替Robert Le Vigan扮演Jéricho(告密者),因后者通敌卖国,法国解放后被判死刑,逃离法国。
其二,扮演Garance的女演员Arletty(1898-1992),名字来自莫泊桑小说“Arlette”, 被与玛琳&#8226;黛德丽相提并论。曾为画家和摄影师做模特,1920年初登舞台,1930年后拍摄电影。一战开始几日,她的情人在战场死去。她誓不结婚,不愿成为寡妇或士兵的母亲。二战后被判入狱,因曾是一德国军官的情人,是通敌叛国象征,被软禁两年,三年不准工作。甚至未被邀请《天堂的孩子》的首映仪式。1963年,Arletty因车祸几乎丧失视力,只好退出职业生涯。
其三,扮演Nathalie的María Casares(1922-1996),出现在布莱松《布劳涅森林的女人》和让&#8226;考克多两部《奥修斯》电影中。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border=0<
《天堂的孩子们》宣传片称它为“法国版的《飘》”,我更喜欢法国人的电影叙述、人物表达和氛围营造方式。关于感情和戏剧不可见幕墙的毁坏,可见《西伯利亚理发师》,《燃情岁月》,《美国往事》,《恋爱中的莎士比亚》及《红磨坊》。

Criterion出的DVD,附有卡尔内访谈,摘录如下:
1,拍摄前一部Les Visiteurs du soir(夜间来客),人们忍饥挨饿,道具水果屡屡被吃,只好用假水果。拍摄前换上真的,演员可用。有大块面包,拍摄时我将它从镜头前推开,发现轻得奇怪,翻过来看,有个手掌般大的洞——摄影师们已经将里面吃空了。类似事情每日发生。物质供给紧缺,绸缎、丝、天鹅绒都找不到。

2,拍《天堂的孩子》时好些,但有些东西仍不可得。三四家店的物品只供给德国军官,巴黎有四五家餐馆只准高级军官用餐,如中尉和上校。我偶去吃,因收入不错。拍《天堂的孩子》时制片方要求让步,免费工作半年,只好卖掉父母的房子为生。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border=0<
3,影响我作品主要是些德国导演,如Fritz Lang, Murnau, Pabst和 Sternberg,大部分关于用光。

4,卡尔内被1950年代年轻评论者批判(特吕弗等即将成为新浪潮的),于此,卡尔内耿耿于怀但也宽宏大量。他说:“他们害怕因维护‘老祖父的电影’(grandpa’s cinema)显得老旧过时,批判嘲讽法国优质电影传统(quality tradition)。但他们也没做出什么重要东西,没拍出部《弗兰德斯狂欢节》(Carnival in Flanders/ La Kermesse héro&iuml;que,1935,导演Jacques Feyder,卡内的“师父”),《大幻灭》,或《天堂的孩子》,请原谅我这么说。他们拍些‘个人的’电影,像特吕弗。我不是在批评特吕弗,但有一天,我们同出席一家影院开幕仪式,那里有两个影院:特吕弗影院和卡内影院。我们一起上台——特吕弗曾诋毁过我——但我还是很荣幸自己的名字与特吕弗的放在一起。我不确定是否他也这么想。

他曾说过我那么多坏话……无论如何,他在讲话结束时说:‘我拍了23部电影,但如果能拍出一部《天堂的孩子》,我宁愿将他们全部放弃。’我还能说什么?他对着300到400人说这些话的,但从未写出过……我不会再为他烦心了。那时,有时我在摄影棚,戈达尔先生进来,一句话也不跟我说,甚至简单的问候。几乎是故意视而不见的。我不喜欢他很多电影,但有些东西还是很有意思,比如在《周末》和《狂人彼埃罗》中。这些电影粗鲁无礼(sassy)。或者说,‘粗鲁无礼’太不尊重了,姑且说大胆(bold)吧。

当他们说:‘至少我们可以实景拍摄,那些老导演都不行’。他们实景拍摄,不错。但功劳也有摄影师和技术人员的,不是他们自己的。他们拍片时负片感光度大大提高,当时我们用二、三十磅的照明器材,他们用的是灯泡大小的。还有声音,我开始拍片时,我们有个卡车装设备及三位技术人员。如果他们没有高感光度的新胶片,没有技术人员,如果他们用的是我们所用的摄影机和放映机,他们可能也不会在实景拍摄。我们那时并不容易。我记得我想在一个朋友的大房子里拍摄,他说:‘休想。你是我的好朋友,如果你想为发行搞个晚宴,我会很高兴帮你。但我永远不会让你把那些笨重设备放在我的古董木地板上。你是我的儿子也不行。’”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border=0<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