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风月宝鉴  

2006-05-23 15:0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11/2005 周二

 

      晚对镜梳洗,忽有所感。拍照数张,心犹怅怅。知要被讥为“自恋”,也终于体验年少时不曾理解的、对岁月流逝的恐惧。曾以为会安然面对,因我本非容颜美艳,还设想自己晚年将更恬淡耐看(如杨绛)。

 

      我曾引用过,沈从文写道,“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他没有称颂这女子貌若天仙、娇艳欲滴、活泼可人……只是“正当最好年龄”,就可猜度一切,回味无尽。年轻女子,无论是否花颜月貌,都有青春绽放时刻的美丽,灿烂,眩目,如春日花草,神圣纯洁。故有完美主义的日本女子纵身悬崖流水,只为让这绚烂永恒。

 

      此时,镜子是她们的恋人。她们揽镜梳妆,为自己的青春光芒照耀。肤如凝脂,眼神清澈。若可在镜前为悦己者容,自是人间乐事。昔有宫妃“云鬓梳罢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薛逢《宫词》),希冀得帝王宠幸。又有温庭筠描述闺中女子“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娥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贴绣罗襦,双双金鹧鸪。”(《菩萨蛮》)现代女子,不必仰人鼻息,纵使心下寂寥,也要为了自己,装扮得光艳照人。

 

镜子还承载古代闺中女子的别仇离恨,慵懒悲凄。唐人张若虚的诗句里,“月”“镜”辉映:“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春江花月夜》);诉与赵明诚的离情,李清照写下:“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信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凤凰台上忆吹箫》);美人念离人,感时伤怀,容颜憔悴,无心妆扮,又有这些词句:“自君出之矣,宝镜为谁明?”(雍裕之《自君出之矣》)、“明镜暗不治”、“鸾镜空尘生”、“鸾镜与花枝,此情谁得知?”、“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冯延巳《鹊踏枝》)……

 

也有悲喜交集的故事。晚唐时期,安徽人南楚材离家远游,走到河南许昌。楚材仪表堂堂,才华也不错,深得当地长官赏识,打算嫁女儿给他。楚材心思活动,派仆人回家去取琴书等物。楚材老家的妻子薛媛,聪慧,能文善画,察觉动向不对,对镜画了幅自画像,并题诗《写真寄外》,托带给负心郎:

 

“欲下丹青笔,先拈宝镜寒。已惊颜索寞,渐觉鬓凋残。泪眼描将易,愁肠写出难。恐君浑忘却,时展画图看”

 

楚材一见,满心愧疚,归家团圆(恐怕若带张照片过去,还不会有这般效果呢。画题诗,既有手工制作的亲密动人,也有美化的可能)。不知现代女子是否还接纳回头浪子,大约要视个人性情和感情状态而言。

 

若美人迟暮,或芳容不在,镜子则成为她们的敌人。法国性感影星碧姬·芭铎晚年排斥一切镜子。法国电影“Eyes Without a Face”中,年轻貌美的小姐在车祸中毁容,父亲撤去家中所有镜子。她戴着面具,只露出美丽与哀愁的眼睛,如天使,又如幽灵,在空阔家中游荡,抚摸被拆去镜子的赤裸墙壁。

 

于古代男性文人而言,“镜子”则总被用来抒发对流逝岁月、蹉跎年华的慨叹。李白高歌“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将进酒》),李商隐低吟“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无题》),张先浅唱“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天仙子》)……

 

在安德烈·巴赞看来,这也是照相技术、电影产生的源头,人类永恒的“木乃伊情结”。我们极力要在时光飞逝不复、今已非昨的世界中留下些什么。镜头纪录的过去,如“木乃伊”,被安全而长久地保存下来。由黑白而彩色的照片,定格的刹那成为永恒。上演悲欢离合的银幕,只要胶片保存得当,演员已成尘灰,她/他演的人物依然红颜蹁跹,神采斐然。“纳粹”集中营的历史一页已被掀过去,但永远逃不出阿伦·雷乃的《夜与雾》。当然,看电影《日出之前》与《日落之前》相隔9年间相同人物脸上的沧桑,是另一种唏嘘。

 

      在拉康那里,“镜像阶段”寓意之一是身份认同(identification),婴儿可分辨出镜中自己。在李世民那里,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正得失……镜可使心境澄明。李白有句“闲窥石镜清我心”(《庐山邀寄卢侍御虚舟》),李益也有“万事销身外,生涯在镜中。”(《立秋前一日览镜》)之叹。

 

      略过塔可夫斯基的《镜子》,尚未想清楚为何同性恋导演那么迷恋镜子,如让·考克多(Jean Cocteau)和法斯宾德,《美女与野兽》、《奥修斯》和《水手奎莱尔》、《有十三个月亮的一年》。也许是因身份的置换、破碎、扭曲、游移不定……

 

也许人们通常认为镜子为女人发明,是闺中之物,而在贾宝玉卧室中,却立了一面巨大的镜子。许是因他痛恨“须眉浊物”,更认同清洁莹润如水的女儿。女子面对时间的惶恐无力感,看似荒唐实则微妙,也是他最能理解的罢。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