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海边的卡梅尔  

2006-06-01 05:5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诗人鲁宾逊·杰弗斯(Robinson Jeffers,1887-1962)于1914年写道,“当驿马车自蒙特里(Monterey)攀上山顶,我们俯视卡梅尔湾(Carmel Bay),透过青松与海雾,显而易见,我们在懵懂中已来到必然之地。”

他惊喜所言“必然之地”,即位于北加州蒙特里县的小镇卡梅尔(Carmel),或说,海边的卡梅尔(Carmel-by-the-Sea)。小镇以北有世界著名的Pebble Beach高尔夫球场,南有壮观的Big Sur海滩。它临海而居,绿树繁花掩映,依地形而建的蜿蜒街道旁散落欧洲风格建筑,或彼此混杂,如,亚洲雕花木窗,西班牙米色墙壁,法式镂花铁门,或形状奇异的当代风格。随处可见别致的画廊、餐馆、咖啡馆、小旅馆、英国茶室……闲散恬淡,只被稠密的往来游人添份繁扰。昂贵连锁店的商业气味也侵袭某个角落,如路易·威登在街边的微笑。
海边的卡梅尔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我们在五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明媚阳光中,随游人如织,随手取份地图,在街上信步闲游,东张西望。卡梅尔有4000多人口,倒有90多家艺廊,展售关于当地风景或其他题材的油画、水彩画和摄影作品,也有专营亚洲艺术品或欧洲古董家具之所。连前街后巷这样的公共空间,也有精心设计和装点过的痕迹。那些屋顶、廊柱、壁灯、橱窗、招牌、花园、红砖墙……的细节精妙典雅,逸趣盎然。街头偶遇一美丽的白裙新娘,手执一束鲜花,笑意灿然,在街头拍照,也被我们偷窥并偷留影像。卡梅尔为浪漫之地,很多新人来此结婚。
海边的卡梅尔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卡梅尔最别致任性之处在于,每家门前所写,并非门牌号码,而是居民姓名,如“凯蒂的家”、“多尔之屋”之类;或以街名为参照,如描述为“德洛丽丝街往南第三家”。因“收信人地址不明”,邮局无法投递信件,居民乐于去位于德洛丽丝和圣·卡洛斯街之间的第五街上的邮局去取,并可与偶遇的邻居闲聊几句。居民们最近又以绝对多数票否定了邮局要他们加门牌号方便投信的企图。
海边的卡梅尔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当地一有趣法令关于女子的高跟鞋。因小镇建在林中,铺有石子路,穿高跟鞋走路多有危险,故在1963年通过法令,穿高跟鞋者如有危险自己负责,不然宣告违法。看来很少施行。一路看去,仍有很多女子,踩着细高跟,窈窕摇摆,吃力地走去。令我记起去年夏天在丽江古城的石子路行走的乐趣与苦趣。
海边的卡梅尔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沿主要街道Ocean Avenue迤逦而下,会看见著名的细软白沙滩。海水正蓝,有鲜艳的风筝飘在湛蓝高空。人们在阳伞下或坐或卧,享受午后闲暇时光。身边总卧有几条乖顺的狗,有的是金毛猎犬或拉布拉多犬,有的是Dog Show中常客,我却忘记他们的种属。
海边的卡梅尔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自1915年起,卡梅尔有自己的报纸,名“卡梅尔松果”(The Carmel Pine Cone)。1910年,建成加州最古老的露天剧场,名“森林剧院”(the Forest Theater)。并于每年8月,有巴赫音乐节。

卡梅尔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1000年,此地为土著部落Ohlones生活栖居之所。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多数Ohlone人死于对欧洲疾病无免疫力,或被西班牙殖民者强迫过度劳动和营养不良。最早发现此地的殖民者为西班牙人Sebastian Vizcaino,是在1602年。因同行牧师为卡迈尔教派的(Carmelite),故命名此地“El Rio Carmelo”,最后简化为Carmel。
海边的卡梅尔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另一重要年份是1903年,J. Franklin Devendorf,一位圣·何塞(San Jose)房地产开发商,与Frank Powers,旧金山律师,组建“卡梅尔发展公司”( the Carmel Development Company),利用海滩、如画美景的天然优势,想开发此市镇为度假胜地,布置广告宣传,需要人口迁入。Devendorf将古老旅馆Hotel Carmelo迁至Ocean Avenue,它成为后来著名的Pine Inn。街道绕树蜿蜒,广植树木,郁郁葱葱,海滨清新空气与松枝清香沁人心脾。他们的广告语为,“松林之间,卡梅尔沙滩之畔的海边小镇”。起初生意寡淡,但后来不断有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的教授前来买地在林中建屋。 
海边的卡梅尔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1906年的旧金山大地震使得无数人来此栖身,许多是艺术家、诗人、作家、音乐人和演员。这些放荡不羁的文化人(Bohemians)为当地美景和低廉价格吸引,寻到世外桃源和自由乐土。1911年,Devendorf自豪地写道,“此处有400多名永久居民(据送牛奶的统计)。60%以上居民从事与艺术相关的工作。”
海边的卡梅尔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诗人乔治·斯特林(George Sterling)的朋友圈子,包括作家玛丽·奥斯丁(Mary Austin,1868-1934)、杰克·伦敦(Jack London,1876-1916),詹姆斯·霍珀(James Hopper),赫伯特·赫伦(Herbert Heron)和辛克莱·刘易斯(Sinclair Lewis,1885-1951)。他们常聚于海滩食鲍鱼宴,清谈,豪饮,即兴赋诗唱和。杰克·伦敦在小说《月亮谷》(The Valley of the Moon)中描述了这些艺术家朋友。其他在此居住过的知名艺术家还有Armin Hansen,Sydney Yard,Ferdinand Burgdorff,William Ritschel,William Keithhe和Percy Gray,以及以拍摄加州胜景约塞米蒂公园(Yosemite)知名的摄影师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画家张大千也曾在此居住十一年,当地风景影响到他的画风转变。
海边的卡梅尔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演员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如今大约是此地最声名显赫的居民,他1971年在此拍摄导演处女作《迷雾追魂》(Play Misty for Me),在1986年被选为市长。演员布莱德·皮特也在此置有房屋。

艺术家、摄影师和作家们曾是小镇尊贵的成员,他们当年创造的艺术传统一直流传至今——尽管当初的世外桃源变为今日昂贵的旅游胜地,树屋、林中剧院和通宵海滩聚会只能成为早时居民的美好记忆,艺术家被挤出此地,当他们不再能以微薄收入支持美梦。数百万美元的房价使得富有投资者乐享成果。“这是个残忍的悖论:使得卡梅尔如此典雅别致的人们不再住得起这里。”作家约翰·斯坦贝克(John Steinbeck)写道。
海边的卡梅尔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