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巴尔的摩流水账  

2007-03-05 15:38: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久没时间更新,请朋友们见谅。

去巴尔的摩参加NEMLA conference归来,中午,倒头便睡。挣扎醒来已下午三点。在床上吃午饭。混混沌沌。体力大不如前,东西部一顿旅行,折腾得骨头都要散了。

周五早晨6点多的飞机,只好4点半起床。慌忙赶到机场,因为check in太晚,发现自己坐在飞机坐位的最后一排,狭小而噪音轰鸣。一路坚持到达拉斯转机,飞机上小憩的计划泡了汤。
达拉斯机场与我以往路经的中西部、东部机场气氛有些不同,闲荡着戴牛仔帽穿牛仔靴的中年男人,到处开着光线昏暗、装饰怪异的小酒馆。
到巴尔的摩已是黄昏(也拜加州与巴尔的摩三小时时差之赐),感觉似乎飞了一整天。一日不曾进食,只在飞机上喝了杯橙汁。在机场乘super shuttle去conference所在地Sheraton旅馆。沿途见些废弃的红砖楼房,门窗洞开,让我想起沈阳的铁西区。

洗浴后倒在大床上才知四肢舒展真是美妙。睡到天色昏黑,出门觅食。四周高楼昏暗,街边有些无所事事的人,人行道上也无明确的指示灯,只见一家卖三明治的和家美式中餐馆,都不合胃口——为了植牙,新装了牙套,不但笑起来有几分狰狞,发音有些含混,并不能咀嚼,只能吃点土豆泥,白米粥或baby food。
悻悻回到旅馆,发现楼下有餐馆。与另一位自德州某教会大学来参加conference的中年女人Patricia同坐一桌,小聊。她出生在美国,7岁去英国,故有双重国籍,也在意大利生活很长时间。因第二个丈夫的缘故重回美国,如今在那大学里教意大利文学,此次要做关于但丁《神曲》中插图的presentation。她抱怨她所居之处气氛之保守恐怖,人人都是Baptist,喜爱布什,主张禁止烟酒,对异教徒另眼相待。为了social life,Patricia夫妇只好去教堂,逢场作戏。
我点了很creamy的蟹汤和一小盘土豆泥。Waiter是英国人,一身黑衣,脸和头发也很黑。

回到房间准备一下明日的presentation,贾樟柯电影《三峡好人》中男性空间的破坏与重构。写好的paper,念顺了就好。等待Y与H两位自Iowa前来。是她们组织的panel,主题是东亚文学、电影中的性别角色与修辞,邀我参加,曰她们的飞机要午夜才到。
手机叫起来,陌生的号码,是Y女生,说天降暴风雪,航班被取消,她们被困机场附近一个小旅馆,绝望得只能大笑了,用仅剩5分钟的长途电话卡打电话告诉我:明日的panel只剩Dorothy与我两人了,要好生打发90分钟……

周六上午,去听Patricia的presentation,发现我们下午的panel要在同一房间,好在有multi-media设备,可连接笔记本电脑,放slides或clips。
下午见到Dorothy,漂亮的美国女生,来自北卡罗莱纳一大学英语系,讲陈凯歌电影《霸王别姬》中的性别。听来不是新鲜话题,但她的视角有些新意。难得的是,她甚喜京剧,看梅兰芳《贵妃醉酒》如痴如醉,尽管看不懂中文字幕,完全不知他在唱什么。与对京剧渐生兴趣的我一拍即合。
Presentation。有位来自缅因某大学的女士,说她一同事在做贾樟柯电影研究,拜托她来听听看。虽然自《三峡好人》好看出贾樟柯的进步,其实不想赶“贾樟柯”研究的热闹场,只因为新电影讲起来,听者熟悉些,也有些兴趣。Dorothy提了些很有价值的问题和建议。另有位女士邀请我们4月去费城的Temple University讲。
巴尔的摩流水账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同去晚饭。Waiter还是昨日那位黑面人。我依旧点了蟹汤。牙齿略好,又叫了小盘黑豆米饭,吃来有点象印度菜。饭毕,Dorothy要开车去Washington D.C.见姐姐。我回房间挑灯夜读遇罗文回忆录《我家》,终于看完。强烈推荐,作为一份警醒世人的历史纪录。遇罗克的《出身论》,今日仍适用——国内充斥了如此之多突然暴富而千方百计证明自己是“贵族”而高人一等的小丑们,以及对社会不公的漠视。在疯狂时代中保持清醒头脑而敢于直言的人,遇罗克与林昭堪称典范。
巴尔的摩流水账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拜托旅馆服务员叫我明早4点起床——加州时间刚午夜1点唉,是我准备睡觉的时间。估计生物钟彻底被我搞乱。
早晨4点40分,super shuttle来接,穿行亮如白昼的夜街,不同的旅馆门脸儿,接上总共10位客人,方才直奔机场。才发现巴尔的摩的建筑古旧而气派。不曾有机会漫游港口和爱伦坡故居。深更半夜,总有人不慌不忙穿行街道,或在路边等车。城市睡得很不安稳,如昨夜的我。
归来时在凤凰城转机。提起凤凰城,总想起希区柯克电影《Psycho》的开头。一双男女在凤凰城某个旅馆偷情。另一个要想起的,是Talich夫妇安居于此。
加州时间中午12点,San Jose机场。结束了此次自虐之旅。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