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明尼苏达:双城记  

2007-03-17 02:4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3/08/2006
三月是我的奔波月,四处探访学校。主要在中部和西部活动,明尼苏达,西雅图,芝加哥,及可能会省略掉的圣·迭戈(San Diego)。
生日过得无声无息。朋友Eddy说:我不想过生日,因为不想被提醒自己的年龄。

早晨6点多的飞机,西北航空,去明尼苏达twin cities:Minneapolis和Saint Paul。北欧移民多,如来自挪威,芬兰和瑞典;城市偶有异国风情,如艺术馆,剧院和酒吧;音乐家活跃。Bob Dylan来自此地,Prince也居于此;天气寒冷,白雪覆盖,民风却温热豪爽,也自有一种幽默,如Garrison Keillor风行了数十年的著名广播节目A Prairie Home Companion——被Robert Altman拍成电影,成为老导演的绝唱。
明尼苏达:双城记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2002年夏末初来美国,即是乘西北航空的飞机,在Minneapolis(“Northwest”的大本营)入关,转机。机场很大,似乎永远走不到下一班飞机的gate,千辛万苦走到时,去往Cedar Rapids的飞机已然起飞(此次被Simin引领,才知如果当初坐机场的train,尚有可能不误飞机)。只好签转到底特律(Detroit),到Iowa City已近午夜。

近5年后,再次落脚在Minneapolis。远远望见三个人张望过来,面露喜色:你就是某某?我即知一位紫衣女子是通过电话的新加坡人Simin。一位日本女生。
还有位长发先生,是东亚系教授Paul Rouzer。后来深谈得知他研究唐诗(如杜甫)和温庭筠词,试图与gender, trauma等较现代的角度和主题结合,最近试图与Buddhism结合。是Stephen Owen(宇文所安)的学生,慨叹他的老师实在多产,一年出一本四、五百页的书。他吃素,但不反对豆制品所做的“假肉”,使他有“吃肉”的幻觉。养两只猫,代替小孩。反对环境污染,无车,每日走路或坐公共汽车来往。颇有些名士风范。
明尼苏达:双城记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另一位我喜爱的教授、研究中国电影的Jason McGrath此次缺席,去了台湾。之前特地写信致歉不能会合。据Simin讲,Jason先生每日骑自行车上班,顶着明尼苏达的著名严寒;一辆学生时代的破车总被留在家里。这些细节令我对此团体颇有些向往。
见比较文学系的教授、UCLA电影系博士、台湾人Leo Chen,畅谈两小时。他与台湾新电影一群人厮熟,帮侯孝贤、蔡明亮拍过电影,又精通电影及文化理论,如今在写本关于台湾电影史的书。我们都更倾向于电影文本/影像分析(相对于外围的文化分析);自然,后者并非不重要,只不应本末倒置。电影之为电影,有媒介的特殊性,若与分析文学、音乐、社会学、人类学……一概而论,无异于隔靴搔痒。自然,跨学科间研究日渐昌盛,借用其他学科理论不可避免,谁让电影本身和电影理论都相对年轻呢。况且,即使文艺复兴戏剧研究者们也在寻找新的理论角度和突破口,以不同于前辈所为。

Leo开车载我去东亚系两位研究日本文化的教授Mark Anderson和Christine Marran家。系里的party,我们是第一拨客人,进门听娃娃哭,狗狗吠。两只漂亮如毛茸玩具的米色狗狗热情地扑上扑下。Mark正在厨房给一位金发蓝眼睛的小朋友喂牛奶。是他一岁多的儿子,Laurenz(未知拼法是否有错,此名字可是从几百个名字中精挑细选而出,有意大利色彩,因小娃娃的母亲Christine有意大利血统)。后来我颇陪Laurenz玩耍了一阵,抱他看这看那,看他坐在地毯上随玩具发出的音乐扭动圆圆的小身体。他把图画书中所有的动物都叫:Dog。
明尼苏达:双城记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他家那只大一点的狗狗嘴被套住,据说性格不太稳定,郁郁寡欢地躺在桌子下假寐。小一点的那只,一会跳上沙发,一会爬上椅子,一会坐在客人腿上。案上一个海绵做的小布什已被它啃得衣衫褴褛。如今它在偷啃一个螃蟹状的硬塑小摆设,见我意图拿走,赶紧用前爪牢牢藏住;如果看见Laurenz坐在地上,它就去添他的嘴。Mark管这叫“French kiss”。
明尼苏达:双城记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次日,除了被Paul和Simin带领游荡被密西西比河分成两半的校园;在图书馆买旧书两本:叶德均的《戏曲小说丛考》上下册,中华书局,1979年版本。又同去一旧书店,柜台上卧着只长毛猫。我惊呼:“从前在Iowa那家旧书店也有只猫,也这么安详地卧着”。Paul说:“好的旧书店都有猫”。往里走,又见只巨大而苍老的狗卧在地上。又听一阵铃铛响,一只丑丑胖胖的黑白相间的狗亲热地跑过来。我坐在地上翻书时,它就坐在我身边,等我摸它的背。我就一手抚摸它,一手拿书。最后买了本“性别和德国电影”(Gender and German Cinema)。
明尼苏达:双城记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也与系里的研究生同去酒吧和意大利餐馆高谈阔论,被Simin带去号称美国最大的Mall:Mall of America闲逛,见在国内时常见的鞋的brand:斯加图。还有从3、4岁到20岁不等的美女戴着金色满是小卷儿的假发、穿着漂亮的绣花裙子跳爱尔兰踢踏舞,惹得很多走路还摇摇摆摆的小娃娃跃跃欲试。

此次飞机上和旅馆里读完的书,是老舍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老张的哲学》。王德威将王祯和小说《玫瑰玫瑰我爱你》与此书相比,甚为恰切。同为幽默讽刺,而老舍的更为辛酸些;王祯和的时代,已然呈庶民富足之态。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