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Cordell  

2007-02-23 05:2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快过完了,还是要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诸事如意,享受生命赐予的明亮时光。
在此来点俗的,记点流水账。
周五晚(02/16),Castro街上某意大利餐馆/酒吧。二楼的隔间,温软舒适,灯光太过明亮,音乐还轻柔。Cordell,XW,与我。Cordell要了rum(朗姆酒)加coke,帮XW叫了温的brandy,酒精度40;我点了Peach Martini,甜甜的,红橙交错的美妙颜色,里面有烈酒伏特加(vodka)。

老先生Cordell,1969年Stanford University(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的PhD(博士),1981年自己设立一研究机构,做些艰深我不能懂的关于数学与计算机的研究,似乎很厉害,获过一些科学奖项。他的研究中,唯一听来熟悉的是AI(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还是自斯皮尔伯格电影中得来的印象。

问Cordell,1960年代有没有参加“革命运动”。他说只和同学去伯克利(Berkley)看热闹了,因为“革命女青年们”都很漂亮,且穿得很少;抗议(protest)之后的Party,总是最好的……又讲在某意大利庄园参加conference,来者多是英国各地的Lord们。着黑色长燕尾服的侍者送上白兰地、巧克力和大雪茄烟……腐朽糜烂的气息仿佛隔着时空渗透进来……
Cordell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Cordell住在附近的山谷,旁有溪水潺潺。摆弄一个大玫瑰花园,有50多种玫瑰。问他为何喜欢玫瑰,他说女人们种玫瑰因为它美,他种主要是为了“复仇”(revenge)。我大笑,以为与感情恩怨有关。Cordell解释,从前花园里别人送的玫瑰总不久即夭折,他很愤懑。后来查明原因:1,土是黏土(clay),不能帮花保持水分;2,园中大树,遮去大片阳光;3,鹿总来偷袭,吃掉花叶。于是他换了土壤,修剪了树,建了篱笆防鹿,终于“复仇”成功,种起满园暗香摇曳的玫瑰花。我说:你如此determined,难怪能作科学家。

想起Barbara Holland的回忆录“When All the World Was Young”中说弟弟Nick,小时候将手指插进电源插座,被电流击出老远,放声大哭,再次将手指伸过去;在海边吃沙子,吃得难受,放声大哭,一边继续往嘴里塞……Barbara的母亲、一位侦探小说迷说:这小子百折不挠,长大肯定能当科学家。Nick长大后,成为斯坦福大学教授,首屈一指的海洋生物学家。

Cordell在学ballroom dance,华尔兹(waltz),伦巴(rumba),恰恰(cha-cha),摇摆舞(jive)……说要去中国科学院讲课,但更愿意在中国教舞蹈。XW说你应该多讲科学嘛。Cordell笑:搞了一辈子科学,有点腻了,对教跳舞更有兴趣,说不定还能向杨振宁学习……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