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归国流水账(五)  

2007-07-05 15:16: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6、05、2007

       乘“上航”飞机去上海。在拥挤的座位上敲打键盘。仍在为老六的《读库》翻译PeterHessler在《纽约客》上的文章,关于DavidSpindler,一位长城研究者。

 

       Chance来虹桥机场接。他们香气四溢的院子中有个小木屋。院中椅上卧着只咖啡色的机敏秀气的猫。猫咪为他们在垃圾堆中拾得,含辛茹苦养大,倍受宠爱,因Chance和小倦儿子泡泡的来临而失宠,终日在门外失神迷惑而伤心欲绝地望着屋子内的世界。辜负了他的人们,愧疚而故作不以为然,如失去李家宝的朱天心。

 

       小倦仍在休养,却挂心于出版社堆积的工作。泡泡一月有余,已长成个眼神明亮的俊男孩,对我轻笑,并与妈妈咿咿呀呀说话。不称职如我也被委任为“干妈”,实在受宠若惊。几件可爱的衣服和一只手工精巧的布老虎为见面礼。

       小倦是晚高烧,全赖Chance照料,我手足无措而无济于事。幸好后来平复。

 

       前年夏天,她一身黑色衣裙穿过绍兴路;我们在书吧翻书饮茶,去淮海路吃贵州菜,茂名南路酒吧喝酒看热闹……都远去。由慨叹而渐渐平和笃定。我们的生活都在前行,无论朝向哪个方向。

 

06、06、2007

       在中信银行缴费,取到的号码竟是:2046。

 

       与程灵素,一谋,师妹橙子及她表妹,老星星,程的好友、《外滩画报》的曾静晚饭。谈及戛纳电影节,及贝拉@塔近来在国内的盛行。我数年前在Iowa看过数部他的作品。妙处不可言传。而当时环顾,坚持看完他电影而不打盹的电影系学生似乎也并不多。

       橙子与电影学院时期相比无甚变化,单是名花有了主。她说周浩说我们俩:“你在中国研究美国电影;黄小邪在美国研究中国电影”。

       后在老星星位于安福路的“马里昂巴”咖啡馆闲谈。我问:是否来自《马里昂巴和热奈特》?他颔首而笑。

 

06、07-8、2007

       宁波。无暇找金真、CY和石头。仍是闭门翻译。

       吃到咸蟹。

       去“家乐福”,买黑色提拉包与body lotion。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