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归国流水账(六)杭州—上海  

2007-07-08 03:3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6、09、2007,周六

       清晨,自宁波乘火车至杭州东站。与范典同学会合。他赠我两条雅致丝巾,我送他朱天文的《荒人手记》。

       范典同学为爱读书爱电影的上进青年,高大俊秀,绍兴人。热心组织和参与当地读书会活动。

       随他至天目山路一书店。买《程砚秋戏曲论文集》一本。

 

       杭大路尘依食铺。待苏七七及夫君、诗人阿波到来。同来的还有一位旅居加拿大、作翻译的阿九;一位通晓中医和古典文化的男生;一位七七的师大同学、如今在广院的女生。皆文人雅士。

        大家戏仿余华小说中的许三观,叫“二两黄酒,要温的”。

       七七依然清瘦,黑裙白衫。阿波也白衣削瘦颇有诗人风骨。两人都有黑边眼镜。叫我也戴上眼镜(紫褐色边),轮流拍照留念一番。阿波曰七七与我看似姐妹,一样的长发眼镜(不过我大一型号)。阿波赠我《阿波诗歌,1990-2005》(作家出版社,2006)。

       已然订了下午去上海的火车票,只得仓促道别,仍赶往杭州东站。范典同学古道热肠相送,深为感激。

 

       对座有年轻女子低头凝神刺绣,仿照卡通图谱。仍心中一动。母亲与姨妈们年轻时所绣的精巧绚丽的窗帘、枕套中的繁花似锦、亭台楼阁,甚至儿时裤子膝盖上的长颈鹿,也是这般宁静绣出的吧。很少当代女性精于女红——甚至织毛衣了。大学时女生宿舍一度盛行针织,大家争相贤淑。唯一挣扎织完的物件是给父亲的围巾,寒假回家前夜就着微弱的烛光,被宿舍大姐补了几针才大功告成。后来外祖父婉转告诫道:“你的时间可以用来做更有用的、更适合你的事情”。此话出自有些“重男轻女”意识的外祖父之口,颇令人动容。于是收敛心思,对于笨手笨脚的我力所不能及的女红,只远远地钦慕一下。

       都市生活中(或工业化进程中),“男耕女织”的传统生活模式和性别定位已被颠覆,“手工制作”也日渐成为昂贵的代名词。以“女性主义者”姿态行走江湖如我们,为何还在怀念这理想意义中贞静、端淑、娴雅(……)的传统角色……

       

       一面在杭州往上海的路上读完阿波的诗集,时而凝思。久不读诗,更别提写。此时充沛的感情与韵律之美显得动人心魄。“恐惧如熄灭的灯,一闪一闪接近,我打开门,走到屋外/天空很少星星,这是冬天/我们住在玫瑰园中,树木,花朵,小草,紧紧站在一起”……爱情与诗歌互为营养剂。成就一双佳偶,两个文人。

 

       巨鹿路取了护照;肇嘉浜路26层公寓程灵素家中歇脚;丁丁请晚饭,淮海路贵州菜馆“黔香园”;同去看老鱼。安静的蜡烛店,对面山坡绿地。两年间,不声不响娶妻生女,大张旗鼓在朱家角办起公益图书馆。在二楼盘坐,听音乐,品茶,闲翻满架藏书。依稀忆起2005年8月丽江“太史第客栈”的闲情时光。

归国流水账(六)杭州—上海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归国流水账(六)杭州—上海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归国流水账(六)杭州—上海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