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阅微草堂笔记》,及开学前读闲书琐忆  

2007-10-03 05:2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学之前,暴风雨前的宁静,除了读本雅明,自图书馆随意借来纪昀《阅微草堂笔记》、俞平伯及张中行散文(《负暄琐话/絮语》等)。

1.

蔡元培云,“清代小说最流行者三:《石头记》、《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是也”。《阅微草堂笔记》令人想到蒲松龄《聊斋志异》,神鬼狐怪,野闻轶事,声东击西,针砭时弊,不必正襟危坐,八卦野史自有野趣、想象力和调侃精神。自少不得很多说教和劝诫,很多批评寡妇“不守节”而改嫁的例子。

 

学校附近的57街书店,口号是:We care  serious readers, butsometimes read forfun(我们是严肃读者,但有时也为找乐而读书)。

 

录《阅微草堂笔记》中两篇我印象较深的调皮故事如下:

 

一老夫子夜行,遇熟人鬼一名。鬼赶去勾人命,两人同路,于是同行。见一茅屋,鬼曰:里面住的人恐怕有些学问。夫子问为何,鬼说:“凡人白昼营营,性灵汩没。唯睡时一念不生,元神朗沏,胸中所读之书,字字皆吐光芒,自百窍而出。其状飘渺缤纷,烂如锦绣。学如郑孔、文如屈宋斑马者,上烛霄汉,与星月争辉,次者数丈,次者数尺,以渐而差,极下者亦莹莹如一灯,照映户牖。人不能见,唯鬼神见之耳……”此茅屋周围光环一丈,顾云。老夫子好奇问:那你看我的光芒多高?鬼窃笑,说:“我昨天中午路过你家,恰好你在午觉,‘见君胸中高头将章一部、墨卷五六百篇、经文七八十篇、策略三四十篇,字字化为黑烟,笼罩屋上……’,再加上学生读书吵吵闹闹,实在没看清楚”。夫子大怒。鬼大笑而去。

 

另一故事关于狐狸老婆打丈夫:

 

先叔仪庵公,有质库(当铺)在西城中,一小楼为狐所据。夜恒闻其语声,然不为人害,久亦相安。一夜,楼上诟骂鞭笞声甚厉,群往听之。忽闻负痛疾呼曰:楼下诸公,皆当明理,世有妇挞夫者耶?适中一人方为妇挞,面上爪痕犹未愈。众哄然一笑曰:是固有之,不足为怪。楼上群狐,亦哄然一笑,其斗遂解,闻者无不绝倒。仪庵公曰:此狐以一笑霁威,犹可以为善也。


2.

俞平伯的散文无甚章法,过于随意,无法与周作人相比。也许是编者选择眼光不甚好。之前在国内买过他的全集,单读了论《红楼梦》那部分,印象也不很深。他编的《唐宋词选释》不错。昆曲爱好者,常邀人“拍曲”,妻莹环颇善曲。在杭州之时,曾有俞振飞吹笛。尚未见他专门详写昆曲的文章,日后当仔细搜寻。与朱自清(佩弦)为好友。


3.

张中行在我大学时开始popular,当时大约读过一些,无甚印象。张先生本人如他描述书法家刘石庵(刘墉):“眼小近于闭”。文章读(写)多了,不免罗嗦,纠缠,有时题目过大,但文章小而粗浅。受传统士人文化影响,对小说很有偏见,认为不过是“编造故事”,为“消闲”之用。大约与中国传统“小说”边缘地位有关;而西方,小说作为“文学”登堂入室的历史,要长久许多。关于罗曼史,关于与杨沫的情感是非,叙述风格让我想起胡兰成:旧时代知识分子,所谓尊重女性,还是表面的。他们认为女性“值得”尊重的核心美德,是对男性的顺从和崇拜。

 

回忆旧京遗事,吃喝玩乐,淘寻旧书字画古砚,市井生活,还有些意思。比如说当年沙滩北大旁有饭馆名“海泉居”,对联是:“化电声光个个争夸北大棒,煎炸烹炒人人都说海泉成”,落款:胡适题。几乎令人想起周星驰电影:肉案上菜刀一把,题词:民族英雄。落款:小平赠。

 

慨叹北京老字号如“王致和”,“六必居”,爆肚张,小楼杨,烤肉季,全胜斋的老头乐棉鞋,花汉冲的脂粉,大葫芦的甜酱萝卜,天福号的酱肘子,月盛斋酱羊肉,仁和号海淀莲花白酒,大顺斋的蹲儿饽饽和糖火烧……皆今不如昔。急功近利,原料变异,都使历史潮流无法逆转。当时还有廉价饭馆,号称“大酒缸”,有萃华楼、义聚成等名号,多为山西人经营,费钱有限而可酒足饭饱。如今已成文人笔下遗迹。

 

忆及旧北京的“鬼市”(小市/晓市),一种跳蚤市场,鸡鸣开始,日升即散,售卖旧物,买卖双方袖口对袖口用手指讲价,颇似在电视片《望长城》中所见陕北农村集市的讲价技巧。有些古董店老板打着灯笼在“鬼市”游荡,希望自不识货的卖者手中廉价淘到宝物。

 

写及废名与熊十力。熊十力,湖北黄冈人;废名(冯文炳),湖北黄梅人,人称“二黄”。他们因佛学观点不同而对面吵骂,进而“噼里啪啦”互殴,下次如是。周作人散文中也提及,以玩笑笔法。

 

亦有严肃思索现状之文,众所周知的现象与理论,只是,“皇帝的新装”中的小孩并不多。文中说道:“今天我们看,孔孟的办法,本质是乞怜,形态是磕头,其失败是必然的……乞怜与民主是背道而驰的,官治与法治也是背道而驰的,颂扬好官就正好表示,民未能主,法未能治……靠天道、仁政、好官、鬼神之类,都会一场空,忍加认命就不然,而是必生效……祖传办法行不通,应改弦更张……歌颂包公,歌颂海瑞,无论就事实说还是就思想说,都是可悲的,因为看前台,是小民的有告,看后台,是小民的无告”……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