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大喇叭  

2008-02-04 15:36: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喇叭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在读法国作者Jacques Attali的“Noise—The Political Economy ofMusic”(明尼苏达大学出版社,1985)。作者是经济学家,法国前总统密特朗(Mitterrand)的顾问。本书关注音乐作为一种声音形式,如何被政治和经济权力控制并如镜子,成为其映照,并预言新的社会形式。


   与喧嚣的视觉文化研究相比,文化理论学者倾向于忽视音乐(或声音)在特定社会、历史语境中的重要性与深层意义。Attali认为,于社会、经济理论而言,语言与数学已不够,他意图在音乐——声音的组织和建构中,找到新的理论形式,通过声音暴力被释放或控制,及生产、传播与消费音乐的模式。
大喇叭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在Attali看来,音乐与政治经济关系存在于四个偶有重叠的阶段:

1),sacrifice,通过早期社会的宗教或祭祀仪式表现;

2),representation,音乐制作成为专业行为,与市场紧密相关,音乐成为消费品,但仍以现场演出形式存在;

3),repetition,唱片出现以后,音乐作为消费品经历无尽的复制,现场演出成为次要,市场需要才是决定因素;

4),composition, Attali绘制的并不清晰的乌托邦蓝图;人们做自己的音乐,只为自己而作,预示一个自/由的、权/力分散的社会和政治经济学。
大喇叭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Attali
认为,音乐,及所有声音,都是权/力游戏中的砝码,无论在有严格////度和大喇叭的集/权政府,还是更具欺骗性的现代议会民///治中。


   希特勒在1938年说:“Without the loudspeaker, we would never haveconquered Germany”。

我国1949年以后,都市和乡村中无所不在的广播喇叭,入侵私人空间(或者说,那时的人们到底有多少私人空间?),尽管不同于纳/粹政权,却分享着类似功能。

近年中国电影中,“大喇叭”或公共媒体的存在,颇可作以联系,如贾樟柯电影,如应亮的《背鸭子的男孩》和《另一半》。当“disembodiedvoice”响起,四壁回声,一种神秘而令人不安的力量侵满银幕。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