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Mei,未央歌  

2006-01-06 16:09: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1/04/2006  周三
自三藩机场回来。车行在280高速公路。阳光重现,在淫雨霏霏一周后。蓝天清澈。碧树芳草因了雨水滋润,绿莹莹舒展在山坡。山间湖泊,依然安宁似镜……良辰美景,不再有Mei同赏。她在万米高空,回Iowa的飞机上。也许她可俯视到同一片绿,但我们看不见彼此。

注视Mei走进“安检”通道的瞬间,眼睛被涌上的热浪侵袭。终被克制住。成年人懂得怎样压抑(或说censor)感情,不让自己过于sentimental。于是在习惯中,任由或强迫自己变得麻木。一如去年夏天与旧师友的重逢,在首都机场离开的片刻,都比事先想像得镇静……不是三年前初次去国离乡的视线模糊,不是七年前毕业时刻的啼痕满袖,似乎看透离合聚散,只淡淡地微笑挥手。镇静得怅然若失,隐隐作痛。

坐在桌前,终究觉出屋子的空了。一周来习惯Mei在这空间的存在。吃火锅,谈童年往事,看图书馆借来的歌舞片“Gi Gi”,共享她带来的凤梨酥和我们在中国超市找到的“客家擂茶”……在服装店试衣间镜前相互评判试穿的蓝色连身裙或米色绣花外套……平淡的日常细节,不易被注意和记起。而人们就是在看似平淡的彼此陪伴中,不觉依赖起这种温暖来。

Mei在芝加哥机场等待转机时打电话来,说也有一点抗拒回去,那寂寥的白雪覆盖的中部小镇。认识的人不少,彼此热情相待,但投契的朋友,并不易得。

那年冬天,学校的校车停了几日。Mei走去图书馆。下起雪来,雪花扑向睫毛、嘴唇……恰好妈妈打电话去,她忽觉孤单和委屈,忍不住眼泪……一次Iowa朋友G电话来,说起对母亲病症的担心,自己的孤独无助和不平遭际,在那端啜泣起来。我慌乱着劝解。后来我们得出结论:如今许多男性都失去爱的能力,似这般如花美眷,婉转红颜,只能独守岁月,空自叹惋。

Mei是幸运的。被众人牵挂也牵挂着众人。每日的电话流程,有台中的外公外婆,台北的父母姊妹男友和各处的朋友……我离开Iowa后,在过去的半年里,她每周打电话问候,无论功课何等紧张。我自她那里学会看重感情。

Mei如一面镜子,让我在与她一起时,自惭形秽,不断自省。她宽容,不背后议论别人是非,也从不口出怨言;慷慨,执意将外婆专为她做的特产留下许多,并加各种礼物;细致体贴,有她在,周围的人总享受周到照顾;台北都市的物欲横流、虚荣浮华,名校优等生中易见的骄傲……竟一丝不曾腐蚀到她。

我常想何等环境养育出有这等美德的女生。也许童年生活在日月潭边、外祖父母家民风淳朴之地的经验,让她有接近自然和人性美好一面的际遇,也许因了父母和师长积极影响的潜移默化……风景、动物和儿童,永远是她的最爱。因为他们不矫饰。

那日同逛“世界书局”,见鹿桥小说《未央歌》。曾读过,关于“西南联大”的描述成为我对昆明向往的根由。买下留念。Mei说,她曾经很喜欢书中的蔺燕梅。我当年读时曾想,蔺燕梅,有美丽灵魂和容貌的天使,不染尘埃,该是作者太理想化的创造。而见了Mei,我才相信,蔺燕梅这样的人物真正存在。可惜,忘记告诉Mei。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