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哥大流水账  

2009-02-09 10:02: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20609

周五一早四点多爬起来,乘出租车去Midway机场。乘客稀少,check-in,过安检,只用了10分钟,然后小寐着等飞机。故从来不相信要提前两小时到机场,结果是有时出了差错,就得一路狂奔,像国内赶火车时一样,刺激。好处是行李总是最先出来——最后放进去的嘛。

LaGuardia机场坐上摇摇晃晃的M60,一小时后终于晃到了哥伦比亚大学门口。一路同车的多为黑人兄弟姐妹,与从HydePark55路公共汽车去Midway机场状况相仿。

东亚图书馆门口,想起2003年夏在那里拍的照片。那时心态尚属青涩,如今已老。就尽量采取detached,cynical态度对待万物,掩饰自己的老。

在楼梯巧遇卫红,与她同回家,放了行李。见到久闻大名的Gnuni(卫红随意取名,后来一查,是亚美尼亚一位国王的名字),气宇轩昂,蹲在过道里打量我。然后凑过来,上上下下地嗅一遍。我说:不知猫嗅到的与狗有何不同。

 

此来参加哥大东亚系组织的conference,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一百多位。与中国现当代文学和电影相关的,倒也不过十来位。

听了13/4panel,回卫红家晚饭,同去林肯中心看电影,Spencer WilliamsThe Blood of Jesus1941)。很好的35毫米胶片,1990年代在德州某仓库发现。以前看过片段,系里一位研究AfricanAmerican电影的同学专文研究。放映前后是此界著名学者Jacqueline Stewartpresentation。她本在芝大电影系教书,后因复杂原因,转到城北的西北大学。很energeticand charming。名学者有名学者的风度,也有starpower
哥大流水账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回家删我明日要present的论文,多写了三四页。平日删文总是肉痛,最后关头横刀立马,嘁里咔嚓,倒也删到了标准的五页。Gnuni卧在对面沙发睡觉,鼾声大作。卫红在卧室里看paper——她是我们paneldiscussant,要看三份论文并点评。

 

020709

Gnuni不被允许进卧室,因卫红支气管小恙。早晨,他在门口哀鸣良久。卫红起床工作,安抚他。不过他记得还有个人没出来,不时回到门口再喵呜几声。

上战场。同panel的,一位是西班牙男生Xavier,另一位是纽约大学的Lei,张旭东的学生。涉及城市空间与废墟。我的论文,关于王兵纪录片《铁西区》中工业废墟的temporalityandmateriality。工业废墟与重建城市而产生的都市废墟,密切相关(工业化与去工业化,城市建设),却有本质不同。

Panel算很成功,观众不少,大家发言时间控制合适,卫红的评论得体,问答讨论也热烈。

从此一身轻松,四处去听别人的研究。


中途见了Robbie,研究西/藏问题的英国教授。谈及他感兴趣的藏人ritual:若家中有人生病,以青稞仿病人样貌做小人一个,请巫师将evilspirit由病人身上引到青稞小人儿处,请火力旺盛年轻人拿出门,不能回头,怕spirit找到门重返此处。扔在十字路口或河里,也是为了令其迷路。之后可能小人儿会被狗吃掉,病人从此平安。他说在拉萨街上常可见此类青稞小人儿,人们未必注意就是了。

他问我是否还知有类似神异状况。我想起《红楼梦》里赵姨娘陷害宝玉,是用小人儿代替物的;似乎干宝《搜神记》里载西汉时武帝爱妃李夫人去世,武帝思念不已,有巫师提议帝令人去遥远海域取回神石,雕为李夫人样貌,隔帐看去,栩栩如生,行止宛然。但不可近亵玩,也不可与之言语,因此石剧毒。

也从Robbie那里得知,藏历新年喇嘛们“煨桑”,是为了讨好神灵的嗅觉。

 

所有panel结束,大家等晚饭和party。与几位女生聊天,有新发现:Yurou居然读我的blog,嗯,以后不能胡言乱语……LiChi是大戏迷,为彼此都喜欢应云卫的《追鱼》和张继青版电影《牡丹亭》兴奋不已。Jessica的中文名很像香港明星名字,容祖儿或应采儿什么的。她的,当然更好看好听。
哥大流水账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著名的party,吃饱喝足,大家在图书馆的桌子上跳舞,说这是他们的传统。这传统真不错。看图书馆的人们笑笑地望着,像纵容孩子的父母。

Arthur拉去跳了一会儿,遇两位UC的研究电影的女生,LilyClaireArthurJennifer介绍的朋友,在耶鲁学日本现代文学。一位绅士。

我们像俩聋哑人,用纸笔交流了一会儿——我不知他研究的那些日本“新感觉派”作家的英文名字,就写方块字,他就恍然大悟。川端康成啊,谷崎润一郎啊,横光利一啊。原来川端康成自己拍短片,我孤陋寡闻,竟不知。近年也少接触日本文学了。

哥大的东亚图书馆很美,古色古香,又曲径通幽。窗外火树银花。大家都在喝酒。我说明天来看书的同学,会被熏醉的。

AnatolyBenny倾谈许久,关于temporality。他们分别是Lydia Liu和卫红的得意门生。


十一点多方走回三个街区外的卫红住处。

两人卧谈许久。她想念芝大inspirationalworkshop文化,说以为自己断奶了,还是会怀旧。

两年后再相见,发现我们俩都戴着牙套,而且经历神奇相似。我下周便可脱离苦海,她还要再戴两个月。


02
0809

   依依惜别。重归海德园。在十字路口下车时,Rivi站在那里,说:welcome back!我们大笑:她在回家路上,被bus拦在路口。我说可巧,昨日在纽约还听Anatoly提起你。世界够奇妙。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