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墨索里尼的希特勒名单  

2009-08-06 16:55:16|  分类: 琐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第一天的写作计划,理所当然地、意料之中地泡汤了。


   飞机上一路看潇潇托我带回的书,Nick Flynn的自传Another Bullshit Night in Suck City:A Memoir
(W.W. Norton & Company, 2004)。美国中产阶级光鲜表象掩盖下的不为人知的社会层面,底层人民的挣扎,家庭破碎对孩子的负面影响,流浪汉的惨烈生死……作者异常丰富的生活经历,几十部极戏剧化的好莱坞电影加起来都无法企及,兼之奇异的描述方式,令他可以不到中年即写震惊世人的回忆录。残留作者童年酷爱恐怖小说和电影的痕迹,对一些作家会以更委婉方式描述的如流浪汉身上的虱子、醉鬼的尿与血……通通报以最graphic的描写,似乎耽于这种细节的sensational效果……不过,这就是血淋淋的底层,痛击伪善的中产阶级读者且具exotic元素,迅速成为畅销书。


   遇Richard时,问起这位作者NickFlynn,他说他一位作家朋友,受邀与Flynn同作reading,那位朋友的回忆录,是关于在美国最古老的房子中长大,典型的upper-middleclass童年。两人在一起,是鲜明对比。Richard的朋友还说,Flynn的书不错,但人极weird(古怪)——可想象得出,父亲数次坐牢,最终成为流浪汉;母亲开枪自杀身亡;二十岁骑摩托车撞到墙,失去了脾;一度为毒贩子打工……每年在休斯顿大学教书半年,写诗,其他时候,作电工,和水手。

 

   当代好莱坞电影,实在垃圾成山。飞机上9个频道,翻寻数遍,竟无一可看,只好选了Duplicity(2009),还是因为“Closer”(靠近)中,JuliaRoberts和Clive Owen留下的印象。

 

   邻座面目清矍的美国阿姨是位素食者,还将她的cookie与小面包都送与我(后来顺水人情送与出租车司机,平息他因我行李众多的怒火)。她父亲1920年代为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电影写歌词,王家卫《花样年华》中用的某首歌,即她父亲作词,重新听来,感慨万千。她住旧金山附近的美丽小城Sosalito,说起曾去探访,画廊众多;奥逊·威尔斯电影“Ladyfrom Shanghai”部分在那里拍摄。

 

   偶偷听到一人与附近一美国中年男人攀谈。俄勒冈州来的男人与儿子来中国参加弟弟婚礼,第一次坐飞机。

   关在学院久了,偶被放出来看看真的世界。那么多人在为生计挣扎,出行一次,都是极大奢侈,不知全家人下了多久决心。


   想起离开芝加哥前参加一位历史系新加坡同学的party。他室友,波士顿大学毕业,如今在芝加哥开公共汽车,请了很多黑人司机同事,及工会人物来聚会,这些社会主义者,一同怀念罗莎·卢森堡。我们说,我们来自社会主义国家啊,人家说,你们已经变节了。

人群中可见清晰分界线:芝大的书呆子们/美国底层劳动人民……我们,到底算哪一方呢?论收入,可划归同一阶层;论政治立场,也是偏左倾向底层,却每日高谈阔论,无法不elite起来。学生,的确不是工人阶级可以信赖的,因社会地位极大流动性。

 

   感谢小鱼夫妇,在我到北京当晚请饭,并提供舒适的床。百合绿豆粥不错。
2.
 

08/05

   到北京饭店去找Richard——这位同学突发奇想,要略微奢侈一下觉得好玩。兴高采烈描述服务如何之好,每个微小细节都完美周到,包括做成美丽冰块的咖啡(与去年描述在北京剪发的繁复细节同样口吻)。他一下飞机即被饭店人员呵护回来,接站的牌子写:DoctorRichard……他跨国旅行的行李,比我每天去图书馆的还轻。

 

   在王府井,四处找吃早餐之处,不留神闯入小吃街,食物大都看似油腻,想起新东安里的“苗乡楼”,去年曾与小鱼同去。就清凉午餐吧,米皮,豆腐,木耳,酒酿小圆子……清淡可口。后来每有客人进,就一阵芦笙悠扬。我们来得太早,乐手还没准备好。领位的女孩环佩叮当,颇可人;女服务生各个白嫩清秀。出门Richard说:她们看起来好像只有十二、三岁……难怪体操女运动员风波了。

 

   送Richard去北京南站,乘城际快车去天津见Yi。出门找不到乘出租车处——归国后发现生活能力每况愈下,笨到不可思议。

 

   终于赶到小西天,见杨老师。喝她的龙井茶,谈所谓学术界,听她讲1992年与郑洞天去台湾,被杨德昌和侯孝贤各自接待。杨老师盛赞杨德昌,风度翩翩,待人有礼,沉静内敛,是“动人的男子”。侯这许多年有些改变,更随和宽容,也有志于培养新人(结果当夜梦见与林文淇老师同去采访侯孝贤)。

 

   向杨老师感慨侯孝贤与录音师杜笃之的侠义风范与“高风亮节”——一点不为过。《悲情城市》赚钱后,侯孝贤给杜笃之一两百万新台币(当时可买一栋很好的房子),说,这些钱不要还我,把录音这块做起来。杜笃之建立自己的工作室,买最新设备,培养年轻录音师,免费或低费为台湾年轻导演作录音和后期混音。有人劝他来大陆发展,因有更大市场。杜笃之说,我做这个工作室不是为了赚钱,是要扶助台湾电影,我这一走,台湾更没人了。

 

   不知大陆影人中,何时会产生如此人物。

 

   晚上被老六叫去,接连两个饭局,参与者众多。除了我方的潇潇与电影学院师姐殷越,其他认识的或半认识的并有天水丫头,陈晓楠,特务小强,陈晓卿,王晓峰,奶猪,牟森,袁越,平客,张明,菲菲,一位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其他各位,便更不甚熟悉,恕我孤陋寡闻,才疏学浅。

 

   老六说资料馆周四晚要放《辛德勒名单》,我说安东尼奥尼还值得我跑一趟。名单+“尼”字辈,就生生让我们说成“墨索里尼拍的《希特勒的名单》。”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