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波兰斯基&鲜花满屋  

2006-02-04 02:17: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02/02/2006  周四

Berkeley。远远听见音乐声,自BART出口升出地面。一位身着苏格兰格衣、头戴格帽的老人,在吹风笛。

校门通往Telegraph街的路口,上次看见的老人依然踩在水桶上,手举写满字的大牌子。台词变了,变成不断重复有如录音机重放的:happy, happy, happy;sad, sad, sad……音调铿锵有力,不急不缓。一戴眼镜的中年人,投去若有所思目光。

也许并非恋旧,只是缺乏尝新的勇气,依然去了那家韩国菜馆午饭。此次不是石锅拌饭,是烫了头发的韩国拉面。

在名“Tully's”的咖啡馆坐下。窗外风笛老人不再,换成三人合奏。一女子抱了宝宝,在他们面前狂舞。此处不但人懂得自娱自乐,我向来喜爱的狗们也不例外。一位乳白色憨态可掬的大狗,随坐轮椅的主人在旁休息。此狗舒坦地四脚朝天,在地上滚过来,翻过去——马或驴打滚解乏,他是玩得不亦乐乎,不知是否自某位马朋友处学来。

见到Daniel,来自与加拿大接壤的蒙大拿州(Montana),是位不折不扣的帅哥。他迷恋语言,法语和西班牙语为主修,也懂葡萄牙语、意大利语和罗马尼亚语——他们同属拉丁语系。初学中文,打算有机会去中国学习半年。

曾在法国和西班牙各住一年,兴高采烈讲述背包路上搭车、晚上住帐篷的欧洲旅行经历,一路从西班牙北上,经马赛……直到德国。想起戈达尔讥讽批判中产阶级冷酷残忍的电影《周末》(Weekend),一对巴黎夫妇周末赶去乡间看女方父母,伺机继承财产。一路遭遇塞车、撞车、死亡、食人激进革命者……妻子吃着丈夫的骨头汤,说:不错,我还想再来点儿……好在Daniel不是置身戈达尔电影。他说法国的火车安静,人们阅读或睡觉,无人闲聊。他宁愿搭车结识陌生人,一路畅谈。

他在上些电影制作课,希望以后继续读与电影和语言相关专业。说喜欢某部罗曼·波兰斯基影片,在巴黎拍摄的犯罪片,却没查到他说的片名。我对波兰斯基的热情远不如对另两位波兰导演:瓦伊达和基耶斯洛夫斯基。波兰斯基的电影,比较喜欢《水中刀》(Knife in the Water,1962)、《房客》(The Tenant,1976)和《死神与少女》(Death and the Maiden,1994) 。其他还有Rosemary's Baby (1968) ,Chinatown (1974) ,Bitter Moon (1992)和The Pianist (2002) 。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border=0<
回途车上,读Truman Capote短篇《House of Flowers》,童话的写法,逻辑简单,轻盈俏皮,一点魔幻色彩。Ottilie从良,放弃奢华糜烂生活,与山地少年Royal共居开满鲜花、面朝大海的小屋,若非恶意的老祖母捣乱,自然故事也就乏味了。山羊、公鸡,写来都活灵活现。不知是否作者关于当年某位女性朋友的寓言。背景待考。
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border=0<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