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长生殿  

2010-01-17 12:36:00|  分类: 戏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学期修东亚系教授Judith Zeitlin(蔡九迪)课,细读洪昇《长生殿》和孔尚任《桃花扇》。从前读中国文学书,是随意的爱好者心态,终于认认真正上一回pre-modern literature课。对明、清传奇作为文本的兴趣(1)自然与对京、昆剧作为表演艺术(2)、及戏曲电影为之三者结合(文学、戏曲、电影)(3)的探究相关甚密。如Judith所言,关注当代戏曲表演的明清文学学者如她,经历从1至3之过程,而我作为研究电影者,则在经验自3到1的回溯,观念、角度、关注点截然不同,希望会有更多有益碰撞。

        《长生殿》书,应用广泛的为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徐朔方注释本(1958、1983、1997两版三次印刷),虽注释偶有失误,方便可用;日本竹村则行和中山大学康保成注本(中州古籍出版社)非常之详尽,提供更多背景资料,对作专门研究有益。

长生殿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英译本,手头有杨宪益、戴乃迭所译、外文出版社版本(2001),标题不译作“The Palace of Eternal Life”,却译作 “The Palace of Eternal Youth”,想来却是不通。粗翻此译本不尽人意,未传达中文之雅致(自然极难,但印象中在UC Berkeley看青春版《牡丹亭》,那里一位中国文学教授译的字幕读来尚雅)。蔡九迪也在一篇论及《长生殿》中音乐与表演的论文中说,宇文所安(Stephen Owen,蔡九迪在哈佛读博士时的导师)“翻译了《长生殿》十九出,在文采与精确方面都远胜杨宪益与戴乃迭版本”(...Stepen Owen’s translation in An Anthology of Chinese Literature (New York: Norton, 1996). Owen has translated nineteen or so scenes of the play, which far surpass in accuracy and quality the only complete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e play, Yang Hsien-yi and Gladys Yang, The Palace of Eternal Youth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s Press, 1980).

长生殿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长生殿》一出(1688),演出极盛,洪昇同学徐麟(灵昭)序云:“一时朱门绮席、酒社歌楼,非此曲不奏,缠头为之增价”;其好友吴人(舒凫)亦写:“爱文者喜其词,知音者赏其律。是以传闻益远,蓄家乐者攒笔竞写,辅相教习……是剧虽传情艳,而其间本之温厚,不忘劝惩……”。

        洪昇本人,欣喜于有人将《长生殿》与《牡丹亭》相比:“棠村(梁清标)相国尝称予是剧乃一部闹热《牡丹亭》,世以为知言。予自惟文采不逮临川,而恪守韵调,妄敢稍有逾越。”——二剧都极力渲染理想化的“至情”,能使生者死,死者生,“感金石,回天地”。有人谓《长生殿》性灵不及《牡丹亭》;又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说:可是洪昇的诗文好于汤显祖——洪昇当年“诗鸣长安”,深得王士祯等诗人赞赏。

      《长生殿》的昆曲演出,以“上昆”和“苏昆”为著名。蔡正仁出神入化演明皇“哭像”得余振飞真传,当年曾现场一睹容姿的台湾观众(包括白先勇)至今记忆犹新。张静娴演杨妃也风流婉转(更对计镇华唱李龟年《弹词》一段印象深刻);华文漪和顾铁华版本有VCD发行。郑大圣也曾排演小剧场《长生殿》(间接促成他与上昆“闺门旦”沈昳丽的姻缘)。

长生殿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大排场”的,当属顾笃璜老先生导演,王芳、赵文林主演的7个半小时版本,将原本50出删减合并为27场。无缘看现场,幸购得DVD一套。昨日也才看完上本(前两个半小时),至《絮阁》。对照台本看戏,为有趣经验,可见何处增删字句,有何原因,却发现几处增减字使得文意不通,不知是顾先生疏忽了还是演员为演唱方便擅加……

        尚未看完,本不应评判,但已对照几个演出版本名段,get some basic sense,妄发些行外之论。表演尚可。明皇与杨妃故事,饱经人世沧桑感怀,不比《牡丹亭》演青春年少,故35岁以上演员演来更得心应手。史上“明皇”比杨妃至少年长三十岁,舞台上为美感,演员有十几岁左右年龄差距则属适宜。王芳与赵文林分属两代,正合此序。王芳小家碧玉气质使之娇俏可人,却也乏了些杨妃的富丽之态。这是先天条件决定,只能以演技弥补。《絮阁》一出演得颇传神。唱法依然偶有美声痕迹,听来不甚顺耳。在京时与傅老师谈起,他云很多演员“病急乱投医”,以学美声为荣,岂不知无法调和进京、昆唱法,反倒造成干扰,不伦不类。

长生殿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此次有穿灰布长袍的stage hands上台搬挪桌椅,演员依旧表演,倒是忠实于传统,不似有些京剧表演,合起幕来在后搬卸换景,演员在幕前表演,撤换后再将幕拉开,保持“narrative illusion”,如此却将舞台空间切割,倒不如有这“间离效果”顺畅自然(郭宝昌云这“二道幕”为梅兰芳发明,尚未找到确切出处)。 

        此剧大张旗鼓宣传舞台和服装设计为奥斯卡金像奖得主叶锦添,可惜最大败笔即为舞台和服装设计。一味迷信“名人效应”和“奥斯卡”毁了一场好戏。电影美术与舞台固有相通之处,此处却需深谙昆曲美术传统方能沿袭并出新,而不能一味标新立异,无视传统。窃以为南京电影制片厂为张继青所拍昆曲电影《牡丹亭》中服装色彩、花饰清雅恬淡,增色不少。《青春版牡丹亭》中王童设计的服装并未超过,但因尊重传统,也还可看。

        这《长生殿》中舞台、服装、脸谱简直俗丽混乱,有几场李、杨与宫娥内监服饰颜色艳俗,花团臃肿,据说以上等质料精工刺绣,却看来廉价粗陋,不够清逸飘垂。皇家奢华,也要疏落有致,而非一味堆砌,倒是“暴发户”做派。月宫嫦娥与仙女们头顶圆盘则十分滑稽,毫无空灵仙气。洪昇不满时人演出将其剧庸俗化,特地叮嘱此出仙女服饰:“仙女四人、六人或八人,白衣、红裙、锦云肩、璎珞、飘带”,可惜无听从者。众人擎云朵晃来晃去也够有喜感——这抽象舞台,可展千姿万象,全凭唱词与观众想象,可需这拙劣的具象化?

长生殿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舞盘》一场,“霓裳羽衣”本为洪昇着力描摹的重头戏,却觉匆匆带过(也难怪,仙音妙舞,书中天花乱坠,只合在想象中完美,原难演出),不够奇观性。那臃肿的绛色“霓裳羽衣”设计得不够如意;明皇那太短窄的袍子下露出老长一截厚底靴,也真不雅。洪昇在例言中强调舞台演出时该以服饰、色彩烘托气氛,深以为然:“……其《哭像》折,以哭提名,如礼之凶奠,非吉祭也。今满场皆用红衣,则情事乖违,不但明皇钟情不能写出,而阿监宫娥泣涕皆不称矣(这点顾笃璜先生提到,已改)。至于《舞盘》及末折演武,原名《霓裳羽衣》,只须白袄红裙,便自当行本色。细擇曲中舞节,当一二自具。今有贵妃舞盘学《浣纱舞》,而末折仙女或舞灯、舞汗巾者,俱属荒唐,全无是处。”虽未致如此荒唐地步,想也不会令洪昇满意。

        另寻到几篇关于顾先生的文章,保存昆曲传统的精神令人钦佩:

http://www.js.xinhuanet.com/xin_wen_zhong_xin/2007-01/11/content_9020949.htm

http://www.ccmedu.com/bbs51_27208.html

         此为谢柏梁教授写王芳之文:

http://www.china.com.cn/zhuanti2005/txt/2004-12/24/content_5709307.htm

        另,不知何处可看到杨凡电影《凤冠情事》(2003),内有张继青演《烂柯山·痴梦》和王芳、赵文林演《紫钗记·折柳阳关》。

长生殿 - 黄小邪 -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