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给喜欢电影“古玩”的朋友——导演手记(鄭大聖)  

2010-12-10 23:49:00|  分类: 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影戏笔记

郑大圣

古人游历,阅人,阅世,每有笔记写下来,五湖四海风物。
拍电影,是个逐水草而居的活计,是游牧,也是跑码头耍手艺,也像游方。
电影本是声色之旅。
开始只是一片白,空无一物。渐次有一些影子和动静演出来,幻化在虚空中,端得是风光无限。毕竟还是一片白,大家将风光映在心里,四下散去。
饕餮之眼

2001211日,新世纪第一年的正月,客居京华,为筹备《古玩》,我去见千年以前的器物。世纪坛,世纪国宝展
步步惊心。
没有绢本或纸本展出,垒垒满盈,全是青铜、陶瓷和石刻,都属匠作,不是文人的迹象。中国的士人崇尚形而上,兼及承载形而上的文字,文章千古事。其实,器物之美亦是千秋的绝对。因为匠艺是扎扎实实、彻彻底底的具体,呼吸之间一锤一凿而来。具体的尽头,便是纯粹。将性命投进炉里,铸得剑锋上的日月光明。

大多是画册上的旧相识。一册在手,没有体量,没有质地,不能与存在直面相对,图片只是身份证上的头像。如今见了真神,才晓得原来是巨人,是图像轻薄了他们。
山西的一个县文化馆藏有一尊西周鼎,素昧平生。象足三分,广腹,壮阔似有煮海之量,经过铉的约束,双耳舒展如长翼之举,从趾部至顶部,造型节奏如同是象 鹏的变化,巍巍,有大半个人高,果然是王者之重器。《易经》卦:君子以正位凝命,就是这番气象。又难得刚柔相济,周身遍布精密的雷纹、夔纹,隐约若有云气流动,使得整体绝无滞重壅塞的蠢相,凝重里透着轻灵,威严中含着妩媚,衬着脊上的饕餮目光炯炯、夭矫难耐欲飞出搏人。

趁工作人员的视线游移开去,禁不住伸手触了一下。我肯定触到了三千年前某个匠人的某一个指纹。
胶片上只有光的指纹,影。
电影之相本是浮光和掠影,漂浮流荡迁转不居,是假拟,是幻化。器物,哪怕是一个恬淡的钧窑瓷盘,都是凝结,不移不弃,全然的承诺,有无言的霸道。电影若能作出器物的品性,必是佳构。
《古玩》讲的是两只鼎的传奇,显藏,真伪,分合,实际上是人心的故事。若能拍得片子本身就像是一尊鼎,就好了。

正在那儿想入非非,忽然觉到有人在看我,目光是掩过来的,有重量,分明地落在脊梁上。回头。
惊鸿一瞥。魂销魄散。
一双妙目,一尊唐朝的菩萨头像。
菩萨与我四目相视。
我眼见着周围一下子亮起来。
隔栏相望,是菩萨像在看我。
我被这目光摄住,不能动弹。时间停止了。
只觉得身心都在迅速消灭去,庄周梦碟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一下子细节化了。
我不知道这场对视持续了多久,大约也就是几秒钟吧。
这次展览的海报就是这尊唐朝菩萨像的面容,至美的面容。
我忽然明白,要拍鼎的主观镜头,饕餮之眼的视像。
三千年的鼎,三十年的人,亲仇恩怨勾心斗角,在当事人,是风风雨雨的半辈子,在古鼎的眼里,也就是白马过隙一瞬间。
器物历五百年以上,成精。博物馆里的这些物什怎么看待我们这些访客呢?
估计像看电影一样,来去匆匆,都是影子。
天地不仁,视万物为电影。

作者小介:
生于1968年,1990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1994年毕业于美国芝加哥艺术学院电影制作系,获硕士学位。 其他作品有:電視電影《阿桃》、《王勃之死》,京劇電影《廉吏于成龍》。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