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关于读书  

2012-03-24 14:45:00|  分类: 书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给我们描述一下你的书房吧,你的书如何分类,怎样摆放?在你拜访过的朋友、老师中,有没有谁的书房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

答:因目前 为学生,以后行踪不定,不时搬家,居住条件较简陋,无独立书房。书大部分在卧室,小部分在起居室。若将卧室视作书房(我的阅读时间除了在图书馆,的确大部 分在卧室,或坐或卧),书的分类比较随意,如电影理论书、关于中国电影的书、少量中文书、图书馆借来的书、戏曲类书会分门别类摆放,其他则多混杂。我的床 头柜甚至床上也堆满了书,是方便睡前阅读的。印象深刻的书房,有我已故导师、“法兰克福学派”和电影理论研究者米莲姆•汉森(Miriam Hansen)的,及芝大艺术史系教授巫鸿和夫人、中国明清文学学者蔡九迪(Judith Zeitlin)的,都是整面墙的书架环绕巨大空间,既有图书馆的严谨肃穆,也有家居环境的自然随和。

2、 个人藏书中,有哪本书最珍爱?其中有什么故事吗?
 
答: 这些年迁徙太多次,在国内的书寄存在北京的朋友处。到美国后又累积了很多书,搬家时颇痛苦。想想倒没有对具体哪本书发展出不同寻常的情感关联。尽管在电子 书时代我仍喜欢买旧书,除了读内容,还喜欢看别人留下的痕迹、猜想这本书背后的故事、感知它在历史中的气息,一种独特的实体,而非冷冰冰的、千篇一律的电 子文件(新书是千篇一律的,但到了不同人手中,在不同时空中有不同境遇,边边角角上有了特别的烙印,因而有了各自不同的生命)。当然,书最重要的是引发我 们思考的思想内容,形式(或纸质或电子)只是载体和工具,我不会为了收集特别的“版本”欣喜若狂(如果这个版本不涉及内容变化,如翻译或注释好坏)。关于 书的故事,当然其有趣还是因为人的故事,或自己的想法投射。几年前在网上买一本旧书,随书寄来的还有卖主写的热情洋溢的纸条,给我印象很深。买卖书不再是 一种商业行为,而有了属于人类的温情。

3、 最近豆瓣线上有个活动,叫做“影像中的书”,大家上传在电影中看到的读书画面。还有人专门整理美剧《广告狂人》中所出现的书名。我对《狂人皮埃罗》中他在 浴缸中看书的一幕印象特别深。你是做电影研究的,看过的电影自然不少,有没有印象很深的电影场景?或者对其中人物所读的书目做一番“索隐”的?

答: 这个活动有意思,我没注意过。之前看电影有时注意到片中人物读的书,有时与人物塑造、剧情发展有关(如经典好莱坞电影),有时无关,但未总结过,慢慢也就 忘记了。如果电影中人物在讨论读到的和理解的某位作者的思想,那会记得,比如侯麦电影《慕德家的一夜》里人物谈论帕斯卡尔,戈达尔电影或让•尤斯塔奇《母亲与娼妓》(1973)中也有人物谈论自己读的书。印象很深的还有周星驰《喜剧之王》里抖的包袱:他在研读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

4、 有没有因为某部电影,有了读原著的兴趣?为我们的读者推荐一两本特别值得去读的“原著”吧。

答: 我倾向于认为,文学和电影是两种不同的叙事和艺术形式及介质,有不同表达方式和美学趣味,很多时候好的文学作品并不太适合改编成电影,比如我喜欢的詹姆斯 •乔伊斯和弗吉尼亚•伍尔芙的小说(他们让我特别深切领略到英文之美妙)——虽然人们说乔伊斯的“意识流”、陌生化和重构写法影响到爱森斯坦的电影理论。 很多适合改编成电影的文学作品也未必是好作品(尤其是主流电影,大约更多因为小说流畅叙事和通俗性)。不过我看了电影《银翼杀手》(Blade Runner,1982)后读原著、PHILIP K. DICK的“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还是觉得大有收获,并改变了我对科幻小说的偏见。另两部我推荐的原作小说是阿城的《孩子王》(曾被陈凯歌拍成同名电影)和萨斯金德的《香 水》(曾被德国导演汤姆•蒂克威搬上银幕)。

5、 平时在路上乘车搭地铁你会读书吗?外出旅行,你的旅行箱中会有书吗?在路上一般会带上什么样的书?

答: 会。有段时间用Kindle,后来还是觉得带一本真书读感觉更舒服。有时忘记带书,有一小段等待时间,就用手机读“Kindle”应用软件里的书。每次出 门一定检查是否带好了书。旅途中读的书一般我不会选自己的专业理论书(需要集中注意力、整块时间和思考强度),会带一些英文小说、散文、传记,或中文书。

6、 有没有因为搬家,最后不得不放弃带走的书?或者因为某种原因错过,一直让你心心念念的书?

答: 一般不会,搬家时无论如何书也要带走,任何一本都不舍得放弃。关于错过而念念不忘的,倒有段故事,关于李时翻译的苏联作家帕乌斯托夫斯基的《金蔷薇》 (1980)。2000年左右,读后觉得译笔绝佳,可惜是当时电影学院图书馆的书,当时市面上只能买到另一译本。因为太过喜爱,自私地想是否能谎称书丢 了,给图书馆赔钱,又觉得这样不道德,好书应该大家共享而非自己独占……犹豫了很久,还是去还了,结果超期罚款早超过书的价格。至今想起来还是留恋,不过 还了还是令自己心里安定,没有做“坏人”。

7、 介绍几家你心仪的淘书地标吧。淘到过什么有趣的书?

答:美国的旧书店如 今受网络冲击很大。以前常光顾爱荷华城几家旧书店,目前是芝大附近的二手书店Powell’s(据说是全美大学附近最好的旧书店),每次去都有收获。在加 州时是公共图书馆每月定期卖旧书,买过很多好的港台版中文书(可能是老移民捐赠的)。美国之外,我觉得台湾是淘二手中文书的天堂,除了台北那几家,台南和 高雄都有很好的旧书店(这里有更详细介绍: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424940102dshm.html), 每次从台湾回来行李都会超重,有时自己背回来。南京大学附近的旧书店不错,北京、上海、杭州的还要继续探索。也在巴黎被朋友陪同买过不少好书,但我的法文 比中文差很远,所以在台湾买书乐趣更多。淘到过很多有趣的书,一时想不起那么多,简单举例:《西潮》(蒋梦麟,世界书局,1978)、《司徒雷登回忆录 (在中国五十年)》(司徒雷登,新象书店,1984)、《大路之歌》(孙瑜著,远流,1990)等。

8、 你理想的阅读环境?

答:好像没有特别要求,比较安静、温度适宜即可。

9、 有没有属于个人独特的阅读习惯或者说癖好?(比如灯光、姿势、书签等等)

答:阅读习惯没什么特别,只是读博士以后没有时间读自己喜欢的小说、散文,所以尽量争取白天读专业书,每天晚上入睡前花半小时或一小时读文学类书籍,中文或英文,这样每一、两周也能读完一本“课外书”,一年下来还是收获不小。

10、 最近在读哪本书?
答:詹姆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和弗吉尼亚•伍尔芙的“The Death of the Moth and Other Essays”。

  评论这张
 
阅读(7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