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红高粱  

2014-09-14 11:33: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12、2012

张泠

2004年,我在爱荷华大学读书。文学课上来了几位中国作家客人,包括莫言,受华裔作家聂华苓创办的“国际作家写作计划”之邀来到小城。莫言衣着简朴,言语简洁,笑眯眯地,看似一位循规蹈矩貌不惊人的邻家大叔,在人群中易被忽略——这或许是他本意,他因此能同时身在局内外,隔开距离,洞察和描摹人群。看似左右逢源、低调圆融,恰是高超“手艺人”或隐侠特质,他的创作手艺因而可相对减少政治的、商业的杂音干扰。与他朴实外表相对照的,是书中世界的斑斓华丽,奇诡的想象力和描述力。连残酷的暴力和死亡都五颜六色(或有《水浒传》影响)。

不能免俗地,挑灯重读莫言小说《红高粱》。他对老家山东高密的情绪如高粱酒香,扑面而来:那“无疑是地球上最美丽最丑陋、最超脱最世俗、最圣洁最龌龊、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最能喝酒最能爱的地方”。“我奶奶”巾帼英雄凤莲和“我爷爷”土匪、抗日英雄余占鳌的故事,潇洒浓烈悲壮,原始激情在高粱地里东奔西突。而隐晦描摹农民/土匪被穿灰布军装的人利用、与日本人两败俱伤,则是被官方历史压抑的、悲凉的民间版本。书中对色彩、气味、声音、氛围的恣肆描述,的确因感官性强而令人联想到电影。

那年,爱荷华校方放映了张艺谋导演的《红高粱》(1988),莫言坐在黑暗里,默默流泪。

  评论这张
 
阅读(46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