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小邪:芝加哥,城南影事

 
 
 

日志

 
 

马堡  

2016-02-22 12:0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堡

帕斯捷尔纳克

北岛 译


我战栗。我闪烁又熄灭,

我震惊。我求了婚——可晚了, 
太晚了。我怕,她拒绝了我。 
可怜她的泪,我比圣徒更有福。 
   
我走进广场。我会被算作 
再生者,每片椴树叶, 
每块砖都活着,不在乎我, 
为最后的告别而暴跳。 
   
铺路石发烫,街的额头黧黑。 
眼睑下鹅卵石冷漠地 
怒视天空,风像船夫 
划过椴树林。一切都是象征。 
   
无论如何,避开它们注视, 
不管好歹我转移视线。 
我不想知道得失。 
别嚎啕大哭,我得离开。 
   
房瓦漂浮,正午不眨眼 
注视房顶。在马堡 
有人吹口哨,做弩弓 
有人为三一节集市妆扮。 
   
沙子吞噬云朵发黄, 
一场暴风反复撼动灌木丛。 
天空因触到金车素枝头 
而凝固,停止流动。 
   
像扮演拥抱悲剧的罗密欧, 
我蹒跚地穿过城市排练你 
整天带着你,从头到脚 
把你背得滚瓜烂熟。    
      
当我在你的房间跪下, 
搂住这雾,这霜, 
(你多可爱!)这热流……
你想什么?“清醒点!”完了
      
这儿住过马丁·路德。那儿格林兄弟。 
这一切都记得并够到他们: 
鹰爪飞檐。墓碑。树木。 
一切都活着。一切都是象征。 
   
不,我明天不去了。拒绝 —— 
比分手更彻底。我们完了。两清了。 
如果我放弃街灯,河岸—— 
古老的铺路石?我为何物?

雾从四面八方打开它的包袱, 
两个窗口悬挂一个月亮。 
而忧郁将略过那些书 
在沙发上的一本书中停留。 
  
我怕什么?我熟知失眠   
如同语法。早就习以为常。 
顺着窗户的四个方框 
黎明将铺下透明的垫子。 
   
此刻夜晚坐着跟我下棋 
象牙色月光在地板上画格。 
金合欢飘香,窗户敞开, 
热情,那灰发证人站在门口。 
   

杨树是王。我同失眠对弈。 
夜莺是王后,我闻其声。 
我去够夜莺。夜得胜了。 
棋子纷纷让位给早晨的白脸。 
1915—1956年)

  评论这张
 
阅读(13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